房地产税全面落地面临五个“两难”

人民网-国际金融报2017-11-13 11:20

[摘要]一旦房地产税政策落地,市场预期被逆转,住房持有环节成本的上升,将可能成为压垮房地产泡沫的“最后一根稻草”。

一旦房地产税政策落地,市场预期被逆转,住房持有环节成本的上升,将可能成为压垮房地产泡沫的“最后一根稻草”。

最近,财政部部长肖捷撰文提出,将按照“立法先行、充分授权、分步推进”的原则,推进房地产税立法和实施,对工商业房地产和个人住房按照评估值征收房地产税。广受关注的房地产税看似“箭在弦上”。然而,笔者认为,短期内房地产税政策落地,除了面临立法授权、税基和税率确定、全国不动产信息共享等障碍外,决策者还可能需要应对以下五方面两难选择。

第一,征收房地产税与“扩大中等收入群体”间的抉择。《中国家庭金融资产配置风险报告》数据显示,不动产在我国家庭金融资产配置中的比重不断攀升,2016年达到了68.8%,其中69.05%城镇家庭仅有1套房产,15.44%家庭有2套房产,仅有3.63%的家庭拥有3套及以上房产。可见,大部分居民购买房产目的是满足自身自住需求,仅有1套或2套房产的城镇居民构成了城市中等收入家庭的主体。若按照上海、重庆试点方案中确定较高的免征额,则达不到构建房地产市场长效机制、拓展地方税源的效果;若按照国际较为普遍的广覆盖方式征收,房地产税一旦落地,中等收入家庭不但要承担原来按揭贷款,还需要新增新房地产税负担。显然,这与19大报告多次提出“扩大中等收入群体”的发展方向不相符。

第二,地方政府在房地产税和土地出让收入的抉择。从较为成熟的市场经验看,美国房地产税占地方政府财政收入比重在15%左右,中国香港物业税占特区政府财政收入为5%左右,韩国占比大约为20%,日本不动产税占地方收入大约为40%。这些国家或地区房地产税均是按照房屋评估值为基础征收房地产税,形成了一套完善的土地及房屋价值评估体系,定期对房屋估值进行调整,房地产税成为政府财政收入的重要组成部分。反观我国房地产市场,从上海、重庆等试点城市看,2016年上海房产税收入为171亿元,仅占上海税收收入总额5626.9亿元的3%,重庆房产税收入为56.88亿元,占本级财政税收收入1438.4亿元的4%。与此同时,2016年上海土地出让收入高达1578亿元,重庆为705亿元。房地产税相对土地出让收入可谓是“九牛一毛”。2013年,杭州曾作为房产税试点扩围城市之一,并制定了包括针对增量住房征收、以户为单位的免征面积、超标面积累进税率等政策,但最后被紧急叫停。彼时反对声最大的依然是房产税将对本已十分低迷的房价形成进一步打压,影响土地出让收入。一旦房地产税政策在全国范围内落地,地方政府必须在房地产税和土地出让收入之间作出选择。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